<tr id="pfmhh"></tr>

  • <big id="pfmhh"><ruby id="pfmhh"></ruby></big>
    <p id="pfmhh"></p>

  • 當前位置:首頁> 中心業務> 現代服務業與服務貿易促進> 研究咨詢

    流通理論概念綜述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 內容分類:

      流通理論及概念的起源最早可追溯至古典經濟學時期,西方經濟學中制度經濟學、區域和城市經濟學對流通也均有所涉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奠定了流通理論的基礎,日本學者針對本國經濟設計了流通論研究領域,我國學者對流通理論及概念也進行了諸多深入探索研究。梳理流通理論及概念,有助于加深對流通內涵及淵源的理解,為我國建立現代流通體系提供理論基礎。

      一、馬克思對流通的界定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將社會再生產分為生產、交換(流通)、分配和消費四個環節,流通作為生產和消費的中間環節,承擔著商品從生產到消費領域“驚險一躍”功能,將商品由物質轉化為貨幣,使得商品價值在消費環節實現,商品生產者收回投資并使再生產成為可能,進而承上啟下。

      (一)關于流通的概念

      馬克思對流通的界定,指商品從生產領域被生產出來,在還沒有進入消費之前的整個買賣運動過程,由G-W(購買)和W-G(售賣)兩個階段構成。前者購買生產過程中被消耗的生產和生活資料,并轉化為實物,后者將商品售賣后轉讓使用價值實現商品價值,同時補償生產中消耗的勞動力。他認為每個商品的形態變化系列所形成的循環,同其他商品的循環不可分割的交錯在一起,全部過程表現為商品流通[1]。馬克思以社會分工為前提、交換為起點分析,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社會分工的深化,流通由簡單商品流通轉為貨幣流通,進而演化為資本流通,從三種不同形式上闡釋了流通。

      (二)關于流通時間和流通費用

      馬克思認為資本在流通領域停留的時間即為流通時間,包括商品轉化為貨幣的時間和貨幣轉化為商品的時間兩部分。并且資本在流通時間內無法生產新的資本和創造新的價值,所以為提高流通效率應縮短流通時間。馬克思將流通費用同樣分為兩部分,第一為與價值運動相關的,為純粹流通費用,第二為與使用價值相關的,為生產性流通費用,并且這兩種費用的性質與補償方式是不同的。

      二、西方經濟學中蘊含的流通理論

      (一)古典經濟學中的流通理論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將經濟與貨值區分,認為對于貨值而言,流通是財富的源泉。重商主義代表托馬斯·孟在17世紀主張國家發展貿易,同樣認為流通可以創造財富。重農學派代表布阿吉爾貝爾認為,應該加速商品和貨幣流通,促進流通效率提升;魁奈(1758)在其著名的《經濟表》中,對資本總流通進行了探索,第一次以社會再生產方式詮釋了流通過程。古典經濟學派始終對流通較為重視,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1776)在《國富論》中對勞動分工和交換問題進行了深入闡述,他指出交換是分工的前提,交換使各種專業化生產成為可能,并進一步提高勞動生產率和促進經濟增長。雖然亞當·斯密沒有直接對流通進行論述,但其分工、交換、市場等思想均是流通概念的啟蒙。

      (二)制度經濟學中的流通理論

      制度經濟學核心思想為交易成本,從制度設計維度研究如何降低交易費用,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雖然制度經濟學所研究“交易”較“流通”內涵更為復雜寬泛,但其本質思想卻是一致的,制度經濟學派思想為流通理論提供了范式??得⑺梗?934)在其代表作《制度經濟學》中將交易分為:買賣交易、限額交易和管理交易,并對市場、政府和企業三主體進行了制度安排,他認為市場主體需完成交換和交易兩種行為,前者指對商品或貨幣的控制權進行實際移交,后者指依法轉移法定意義的控制權或所有權,其交易思想充分體現了流通的概念[2]??扑梗?937)在《企業的性質》中提出,新古典經濟學直接假定企業是存在的,卻沒有說明企業存在的原因,為此科斯針對市場交易和流通問題專門進行了研究,并開創性提出交易費用理論。此外,威廉姆森(1975)、德姆塞茨(1988)等經濟學家,均從降低交易成本角度出發,進行政府、企業以及市場制度探索[3],他們的思想均為流通理論的發展做出鋪墊。

      (三)區域和城市經濟學中的流通理論

      區域和城市經濟學同樣蘊含了流通思想。杜能(1826)開創性提出農業區位理論,隨后韋伯(1909)基于工業布局提出了工業區位論,克里斯塔勒(1933)、廖什(1940)從貿易視角提出中心市場理論,解釋了城市人口和經濟增長原因,初步體現了“流通”思想。奧沙利文(2000)直接對城市發展與流通之間關系進行論證,提出“城市發展正是基于區域之間存在比較優勢,通過貿易流通可實現利潤擴大與互惠互利[4]”,其思想為流通理論的研究進一步拓寬了視野。

      三、日本學者對流通的界定

      “流通論”這一學術研究領域起源于日本,日本多位學者專門針對流通進行了不同維度的研究,他們的理論對我國學者的研究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日本商業學會定義委員會認為流通是“商品從生產者到消費者的經濟性、社會性轉移”。江尻弘(1992)對流通客體進行了研究,他認為流通客體不僅僅是商品,還包括無價值的部分如廢棄物的轉移,故將流通客體擴大為產品[5]。鈴木武(1993)具體闡釋流通為“是在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通過人、時間和場所展開的架橋活動[6]”。田島義博(2000)則認為流通是“商品從生產者到消費者轉移的現象或者為轉移而進行的過程[7]”。石原武政和加藤司(2004)將商品流通定義為“貨幣產生后形成的無法分割的銷售與購買的連環鎖鏈[8]”。保田芳昭和加藤義忠(2009)則認為“由商品的一系列變換所出現的循環,與其他商品的循環之間形成了密切的相互關系,這種相互關系的總體就是商品流通[9]”。日本學者較為關注商品流通的具體組織和運行過程,并為探究商業組織的內部構成開啟了大門。

      四、國內學者對流通的界定

      改革開放以來,流通定性界定始終隨著我國經濟體制變換而不斷演變。計劃經濟時期,為“小市場、小流通”格局,流通被稱為“有計劃的商品流通”。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提出,國內逐步轉為“大市場、大流通”格局,流通也由“計劃流通和自由流通相結合”過渡為“市場調節的商品流通”。

     ?。ㄒ唬┯媱澖洕鷷r期,流通的界定基本源于對馬克思流通概念的擴充

      孫冶方(1984)依托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生產條件的大背景,認為馬克思對流通的理解僅為狹義的理解,他將流通概念進一步擴充,提出“流通一般”的理論,研究對象為商品流通或產品流通,研究范疇包括生產資料流通和消費資料流通[10]。高滌陳(1984)從宏觀經濟角度和企業微觀角度對流通進行探索,說明流通過程存在的兩個階段(賣W-G,買G-W)以及兩個階段在不同情況下所處的位置和發揮的作用[11]。周人偉(1986)運用流程圖的方式,對計劃經濟時期商品流通過程進行了解釋說明[12]。孫全(1991)打破了“批發商業是商品流通的起點,零售商業是商品流通的終點”的說法,重新對商品流通進行剖析,分析了商品流通過程的起點和終點[13]。

     ?。ǘ┥鐣髁x市場經濟體制建立以來,國內學者對“流通”的探索更為寬泛自由

      陳文玲(1997)認為商品流通是運動著的具有交換價值的物質在流動中尋找通道并得以實現的過程,是人類社會物質運動和流動變化的總和,同時也是人類社會經濟發展的客觀過程[14]。夏春玉(2005)認為流通存在廣義狹義之分,狹義的流通是指商品由生產領域到消費領域的轉移過程,即商品流通,廣義的流通指商品及其他生產要素由供給端向需求端的流動過程[15]。宋則(2004)將流通范圍進一步擴大,認為“流通是指在實體經濟范圍內,由商品流通直接相關或由商品流通直接引起的物流、商流、信息流和資金流的統稱,主要包括:工業消費品流通、工業投資品流通和農產品流通[16]”。丁俊發(2011)則主張運用大流通的概念,他認為流通以商流為主體,以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為支撐,包括:批發、零售、商貿物流、金融、信息、餐飲住宿、社區服務等[17]。大流通實質以商品為核心,將圍繞商品交換的所有市場行為納入大流通范疇。

      五、國內學者對統一流通概念的探索

      就目前而言國內對流通的界定尚不統一,學術界對流通的概念存在一定程度爭議,“流通”、“商品流通”、“商貿流通”、“貿易”等詞均有出現。謝雷和謝永良(2009)將馬克思對流通的理解進一步外延提出“交易元”的概念,他們認為交易是流通的重要環節和構成部分,但不是流通的全部過程,顯然“交易元”僅能作為研究流通的一個視角而不能替代流通[18]。冉凈斐(2012)基于流通本質屬性,試圖用“商務”概念改善流通、貿易、商業這些術語的混亂使用,提出創立商務經濟學,重新詮釋流通經濟學[19]。馬龍龍(2009)通過對比流通與“商務”“商業”等概念,認為流通與微觀層面商務活動存在差異,也不同于部門和行業性質的商業,本質為中觀層次概念,故“商務”也無法實現流通概念的規范[20]。

      總體而言,國內對流通的研究還需進一步加強,流通概念的研究一方面要以馬克思流通理論為指導,結合我國國情建立流通理論體系,另一方面也需汲取西方經濟學和國外學者的研究成果,進一步統一完善我國流通理論。

      參考文獻:

      [1]馬克思.資本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2]約翰·康芒斯.制度經濟學[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3]奧利弗·威廉姆森.資本主義經濟制度[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

      [4]阿瑟·奧沙利文.城市經濟學[M].北京:中信出版社,2003.

      [5]江尻弘.流通系列化[M].北京:中央經濟社,2016.

      [6]鈴武木.現代流通政策和課題[M].王哲.陳晉.譯.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1993.

      [7]田島義博.流通的活力[M].于淑華.譯.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2009.

      [8]石原武政、加藤司.商品流通[M].吳小丁等.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

      [9]保田芳昭、加藤義忠.日本現代流通論[M].江虹.譯.上海:上海大學出版社,2009.

      [10]冒天啟.試問孫冶方的社會主義流通理論[J].社會科學戰線,1984.

      [11]高滌陳.論流通經濟過程[J].經濟研究.1984.

      [12]周人偉.社會主義流通總過程圖式探索[J].商業經濟與管理,1986.

      [13]孫全.商品流通的起點和終點辨析[J].商業經濟與管理,1991.

      [14]陳文玲.論流通一般[J].財貿經濟,1997.

      [15]夏春玉.當代流通理論.基于日本流通問題的研究[M].沈陽:東北財經大學出版社,2005.

      [16]宋則.中國流通現代化核心評價指標研究(上)[J].商業時代,2004.

      [17]丁俊發.中國流通業的變革與發展[J].中國流通經濟,2011.

      [18]謝雷,謝永良.交易元流通理論研究的新視角[J].商業時代,2009.

      [19]冉凈斐.重構流通經濟學:基于商務經濟學的視角[J].商業經濟與管理,2012.

      [20]馬龍龍.中國流通理論研究與學科建設[J].商業經濟與管理,2009.

      供稿:現代服務業與服務貿易促進處 程婧


    推薦文章: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于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并自負 法律責任。

      真人做作爱视频

      <tr id="pfmhh"></tr>

    • <big id="pfmhh"><ruby id="pfmhh"></ruby></big>
      <p id="pfmhh"></p>